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30日 9°C-17°C
澳元 : 人民币=5.16
墨尔本

一天·One Day丨Eva:朝九晚五的一天(图)

2016-12-02 来源: 今日澳洲 原文链接 作者:Zero

去国离家,飘洋过海,年轻的人们像花籽、蒲公英,散落在世界上每一个天涯。

不是每个人都挥斥方遒,不是每个人都星光熠熠,他们的所作所处、所思所求和每一个人

何尝不是一样。

朝九晚五  ——这是Eva的一天,也是我们每个人的一天。

2016年9月1日

早上 8:36

生于1987、来自台湾桃园的女孩Eva(陈佳其),每个工作日都在八点半左右起来。

和男友Chunk一起住在一间两居室的小公寓里,

出门可以看见悉尼歌剧院的一片小帆,

在客厅就能看到整座海港大桥。

她的生活紧凑、熨贴、温馨又平淡。

早上 9:06

Eva供职于一家小型的电信服务提供商,有三只工作手机,用于繁忙的业务。临出门发现落下了其中一只,只好返身寻找。

早上 9:14

等火车,每次都站在第二节车厢,这样下车以后正对出口,可以节约一点时间,在上下班时间汹涌的人潮中抢先到达出口。她说这是男朋友每次都会算好的。

早上 9:25

上班路上,Eva步速非常快。

小小的身影穿梭过条条街道,像一只轻快的燕子。

Eva是典型的台湾女孩,笑容可亲又可爱,眼睛弯弯,嘴微微嘟,让人觉得如一朵小花开在眼前。

早上 9:31

早餐一般都在路上买。

有时是小蛋糕和咖啡,

有时是饺子之类的小吃。

Eva说,那家中华小吃店的阿姨人非常好。

当然,有时时间赶不及了,也就不吃了。

上午 9:40

一来到公司,Eva马不停蹄地投入工作。

由于上周请过两天假,整理和回复工作堆积如山,Eva希望自己今天能首先完成周三(也就是昨天)遗留的内容。

在公司,Chunk是她的同事,负责IT。

老板,Larry,也是Chunk的家人。

三年半前,Eva结识Larry。彼时Eva到悉尼不久,在华人餐馆和日本超市打两份工。由于作为邻居台湾老乡和邻居Larry对她的关照和赏识,Eva加入了Larry的公司。之后,和Chunk相识——他也成为Eva决定留在悉尼的原因。

上午 9:48

负责客服超过两年,Eva对琐碎的工作得心应手。即便如此,她也需要全神投入。

回复邮件,录入系统,微信、LINE、Skype、Viber,等等各种社交工具都挂上,

双手在键盘上如飞,窗口不停切换。

这些操作不难,但繁琐、量重,极其费时。每天都需要用超过5个小时来处理。

其实,Eva更喜欢做有挑战性的事——比如营销和拓展市场的那部分,可以有新的东西出来。而每天面对这些重复、机械化的内容,她也有办法找点乐玩点新“花样”——那就是练速度。

让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操作成为一种“技术”,或许算是某种优化升级,也就是常说的“熟能生巧”。

若能达到“入定”般的境界,枯燥的事情说不定也能升出一种纯乐。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上午 10:04

合作商到访,Eva中断工作,列席商务会谈。

会议上,Eva主要负责聆听,记录,少量的交流,以及得体地微笑。

上午 11:19

11点以前,路上买来的早餐一直放在脚边完全没有机会动。

此时拿过来才吃了一口,一个客户电话又进来。

在工作中,Eva似乎有些轻微的“强迫症”。只要心里有一丝类似于“还可以再做一点”,或“不想被打断”这样的想法,就真的没有在乎吃饭和其他的事情,再小小坚持一下,再推后、再推后一点……

类似的“症状”在我们很多人中都可以找到。

虽然电话由客服部的同事们负责,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客户打来的电话都有人接。有时候实在响太久了,Eva也会忍不住接过来。同事之间相互帮忙。

自如流利地应对、沟通,不用看就能单手侧身熟练地拨号操作——都是两年多工作留下来的印记。

中午 12:16

忙碌一番,又聆听了老板的新指示之后,Eva终于松一口气,可以继续早饭。

此时已经过去一个小时。

 

邻座是精通中英韩三国语言的韩国姑娘,Summer。

下午 1:01

除了客服和营销以外,Eva还有各种细碎的业务。同事和新人们有不懂的,都来询问坐在进门第一个位置的她。

对外,Eva负责所有中国客户的接待。

下午 2:27

Eva一般是和Chunk一起出去吃午饭,但忙的时候就打包来公司。比如今天。

公司的午餐时间自由,这个时候很多同事都出去吃了,或者已经吃完回来。Chunk不见踪影,Eva还是牢牢钉在座位上,她没时间去问他去哪了。

她不管,只管继续专注工作。

一会儿,Chunk回来,果然帮她打包了一份寿司。

下午 2:34

但是,不能顺利吃饭仍然是常态。

要再次陪老板外出洽谈新的业务。

下午 3:11

回到公司,继续会谈的下半段。Eva同样列席,认真聆听。

老板的器重,将新奇有挑战的各种头绪交到Eva手上,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新压力,需多修炼方能应对自如。新市场业务,和冗长的机械操作,两者正在拉锯,都试图抢占Eva有限的时间。她似乎必须做出选择,或者至少有个倾向。

每次提出来,老板都建议Eva把客服的那一部分分给别人去做,留出精力给营销工作。但在Eva看来,这完全不可行,因为她恰恰是从别人那里“收过来”的。她正处在“其他人的速度还没有跟上”以及“不想把问题丢还给老板”这两道高墙之间的窄窄巷子里......既然每天必须要完成这些,别人又吃不下,事实上有更好的选择吗?

Eva认为没有。就算是要周末加班,她也会做。

这或许是“能者多劳”的困境,或许是又一个决定了“我是谁”的简单的小坚持。

市场营销是“攻”,客服管理是“守”。不管攻势能走出多远, Eva很清楚,现在她能帮公司的是至少要把守势“守”好。

下午 3:31

吃完午饭,和Summer分享口香糖。

Eva的桌上有个醒目的圆形号码牌,其他人的座位上并没有类似的装饰。这其实是她为自己下个月的华语主持人大赛准备的加油道具。

在台北读研究所期间,Eva就开始兼职做主持人。虽然和学习的电子教育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一方面是Eva非常感兴趣和擅长的,另一方面也能给她带来一点收入。来悉尼之后,Eva没有放弃主持,把它当作业余爱好和兼职。

参加这一次的主持人大赛其实很偶然。当时正在和墨尔本的赛事方洽谈合作,注意到参赛标准好像和自己很符合,而且要求的短视频可以用现成的以前拍摄好的,就一时兴起偷偷了报名。由于利益相关,一直没让合作单位知晓。没想到,就这样一路过关斩将到了12强。

老板作为长辈并不怎么赞同她参赛的决定,担心一方面会分去她的一部分精力,另一方面就算取得了好名次,主持人也不会有很好的前景,不值当。

但Eva不认为有什么不值当的。其一,准备比赛的时间不是工作时间,她可以自由分配自己非工作时间的精力。不论是购物、旅游、健身还是看书,都是精力的使用途径,和主持以及参加比赛没有什么区别。其二,就算没有好名次,没有好的发展,她也很喜欢主持,愿意参与、愿意尝试。况且,还没有结果呢,怎么就能断定没有好的结果?

这样的困境是这个时期的年轻人常需要面对的。既要尊重长辈,也要尊重自己,不能逃避这个题目。这些选择题同样决定了我们是谁。

生活包含着更广阔的意义,

而不在于我们实际得到了什么;

关键是我们的心灵是否充实。

——《平凡的世界》(by路遥)

下午 4:44

客户邮件处理得差不多了,还要负责编辑和推送每周新闻邮件等推广工作。

Eva还在摸索中自学。

下午 5:27

临近下班时间,Eva把钥匙交给Chunk,让他先回家。

下午 6:15

工作是做不完的。估摸着做到了可以将明天的工作也安排好的程度,Eva下班了。

今天她处理了大概八、九十封客户来信。

下午 6:26

快速到超市选购一些食材,赶回家做晚饭。

平常,Eva会先去健身房锻炼一段时间再回家,

但也不是固定的。今天有些晚了,就不去了。

晚上 6:53

回到家里,Chunk告诉她今晚的新租客是个名叫Kevin的荷兰小伙,特别高。

和许多年轻人们一样,Eva和Chunk将家里的闲置房间发布到网上供全世界来到悉尼的小伙伴们短租或长租。通过这个途径他们不仅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而且还补贴了一点点家用。只需要甄选租户,注意安全,就是双方双赢  ——这就是共享经济。

一起准备晚餐。Chunk发现Eva买错了牛排,她买的是牛肉中比较费时的一种Gravy,特别难熟。Eva确实没有注意到。她略带歉意地说:

“啊?真的吗?

不好意思耶!我下次会小心的~”

每旅行到一个地方Eva都会买冰箱贴来留念,上海、意大利、巴黎……满满地都是回忆。但有很多地方两个人都不记得去没去过了,开始讨论哪些是朋友送的,哪些是自己买的...

晚上 7:34

做出一桌不算丰盛但诚意满满的晚宴招待朋友们。

大家放松地吃喝,相谈甚欢。


晚上 8:43 ~ 10:13

饭后,清理厨房,继续聊天。家乡,特产,人文,国际政治,或物价小事,天南海北的大家聚在一起,聊天南海北......

社交,玩游戏,看电影、电视剧,和其他年轻人们的晚间日常差不多。Eva最近粉上一位内地男演员,正在努力地刷他所有的剧。但是晚上常常看了不到十分钟,就不知不觉睡过去了,往往第二天才发现自己只看了一点点剧情,想是白天太累了。

跋山涉水,远渡重洋,往往后来得到的和出发时想的不完全一样。Eva来澳洲的契机其实有两个。一方面是由于读研究所时的导师不好相处,疲惫地完成毕业论文后,她亟需换一个环境换一换心情。另一方面,则是段回忆起来牵起个人伤痛的故事。当时和Eva互相有些好感的男生在澳洲读书,在感情似乎需要更近一步的时候,他暗示说自己不能接受异地恋。于是Eva持打工度假签证(Working Holiday Visa)来到了澳洲。

女生向前走了一步,男生却没有走出他的一步。Eva一边打工谋生,一边在原地等待了半年,才意外得知,原来他的身边一直有另一个她。Eva说,那是人生中的最低谷。不一定是因为感情有多深,而是失去情感上的倚靠。就好像在雨夜突然被抽去手中的伞,孤零零地被遗弃在空旷的大街上。所倚靠的伞不一定多么的强大宽广,但是一直傻傻地紧握在手的,甚至以为是身体的一部分;淋在身上的雨水不一定彻骨寒冷,但那一刻的心惊、无措和感觉到的自己的脆弱,一生难忘。

最怕永远面对的是过去,

背朝的是未来。

——李筱懿(《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来到悉尼已经四年,现在的Eva有了自己的小生活,小事业,小希冀。一切都没到顶点,一切都在往上走,也需要每一天都很努力。她希望能尽快买一套房子,希望能尝试更广大的工作平台,希望能走出更宽的路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这是你的黄金时期吗?

——“没到黄金期,还不够!我还不够!还没达到我想要的…”

这是蠢蠢欲动的、血脉贲张的、如饥似渴

且身强力壮的时期

生的信念让一切流动,蒲公英生根在土壤里,

雏菊也开出小花……

“普通人的一天胜过所有哲学。”  —— 刘克敌  (《困窘的潇洒》)

这是——Eva的

总策划:吴惠权 & 黄树勋

执行总监:杜艇

主编:Ally

采访 & 摄影:Cyan & Mia

撰文:Cyan

图片后期:Evelyn

—— The team of AB Media

特别鸣谢:

Eva(郭佳其)

Chunk(陳柏仲)

Larry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广告服务加入我们

地址: Level 5, 10 Queen Street, Melbourne, VIC 3000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