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04日 4.4°C-8.3°C
澳元 : 人民币=4.91
墨尔本

纽约时报:特朗普的“摆拍秀”如何引发了一场暴力冲突(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经过一个周末的抗议活动,抗议者已经来到特朗普白宫的前院,一度迫使他撤到白宫的一个地下掩体中。特朗普总统周一抵达椭圆形办公室,电视上的画面令他心烦意乱,他无法接受自己给人留下在躲藏的印象,于是迫切想要做些什么。

周一,警察在白宫外驱赶抗议者,为特朗普总统前往华盛顿圣约翰教堂扫清道路。
周一,警察在白宫外驱赶抗议者,为特朗普总统前往华盛顿圣约翰教堂扫清道路。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他想派军队进入美国城市,这个想法在他的顾问们之间引发了激烈而高声的争论。但是到最后,在他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的主张下,他想出了一种更具个人风格的方式来展现强硬——他将大步迈过拉法叶广场(Lafayette Square),前往前一天晚上被大火烧毁的教堂。

唯一的问题是:当天早些时候制定的扩大白宫警戒范围的计划尚未实施。周一傍晚,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William P. Barr)走出白宫大门亲自巡视时发现,抗议者仍在广场北侧。为了使总统能够进入圣约翰教堂,必须将他们清场。巴尔下达了驱散他们的命令。

随之而来的是数十年来在白宫周围未曾见过的暴力景象。按照此次突如其来的教堂之旅的计划,他首先走到玫瑰园的摄像机前,宣称自己是“为你们匡扶法律与秩序的总统”,但同时也是“所有和平抗议者的盟友”,然而,仅仅一个街区外的和平抗议者和教堂庭台上的神职人员正遭到烟雾和闪光弹的攻击,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员和骑警向他们喷射了某种化学喷雾。

前一天刚斥责“软弱的”州长,并教育他们要“驾驭”示威者的总统走出白宫前往教堂,许多助手和特勤局特工跟随其后。在教堂,他表情严肃,举起一本由他女儿从她那只1540美元的MaxMara手袋中取出的圣经。

由此得来的那些煞有其事大步跨过广场的照片,满足了特朗普长期以来投射力量的愿望。安全地回到戒备森严的白宫后,他的连任竞选团队成员迅速将照片发布,并在他们的Twitter页面置顶。

在照片中的行走场面之前的混乱景象——离美国民主的象征只有1000英尺——更多地会让人联想起专制国家,但这并不影响总统,他长期以来一直与外国铁腕领导人眉来眼去,表达对他们的统治力的羡慕。

在批评人士看来,特朗普在任职期间表现出的专制本能,一直令人感到担忧,包括他声称要以毫不动摇的权力来“尽情做我想做的事”,他对联邦调查局或检察长等准自治政府机构的攻击,以及他抹黑惹恼他的独立信源的举动,例如被他谴责为“人民公敌”的新闻媒体。

撰写特朗普总统任期的历史时,在拉法叶广场发生的冲突可能成为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特朗普和他的内部圈子认为这是一次胜利,将引起中部人的共鸣,在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将一名已被制伏的黑人杀死引发非暴力抗议后,这些人已经被随之而来的城市骚乱和打砸的场景倒了胃口。

但是,为了实现一次在批评人士看来十分蹩脚的全白人面孔上镜机会,要对不构成威胁的美国人使用武力,令一些包括共和党同僚在内的批评人士感到震惊。一些民主党参议员使用“法西斯主义”和“独裁者”之类的词形容总统的言行。

华盛顿圣公会主教区的玛丽安·埃德加·巴德主教(Mariann Edgar Budde)表示,对于利用自己辖下的一座教堂作为政治背景,为压制反种族主义抗议活动做宣传,她感到“愤怒”。甚至一些白宫官员也对没有考虑到在总统随行人员中加入有色人种表示失望。

华盛顿市长穆丽尔·E·鲍泽(Muriel E. Bowser)周二表示强烈反对,称联邦政府甚至私下提出了接管该市警察部队的想法,她发誓会予以抵制。“我不认为军队应该被用来在美国城市的街头对抗美国人,”她说。“我绝对不认为应该为了作秀而做这种事。”

在拉法叶广场冲突后,维吉尼亚州郊区的阿灵顿县将自己的警察从保卫白宫和其他联邦场所的队伍中撤出。甚至在此之前,弗吉尼亚州、纽约州和特拉华州的民主党州长就已拒绝派遣特朗普政府要求的国民警卫队。

白宫设计的这场作秀行动,也让退伍军官纷纷批评军方领导人任凭自己被用作政治道具,后者被迫狼狈地做出解释。国防部长马克·T·埃斯珀(Mark T. Esper)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麦克马克·A·米利(Mark A. Milley)通过军官向外界表示,他们事先并不知道关于驱散抗议者的行动,也不知道总统的拍照计划,并坚称他们当时认为自己只是陪同他检阅部队。

警方的行动为拍照活动扫清了道路,但这很难平息街头的愤怒。到周二下午,示威者回到拉法叶广场边——那里一夜之间竖起了高大的栅栏——并对一身黑色装备的警察高喊出他们的不满。

“脱下防暴装备,这里没有骚乱,”他们高呼。

周二,助手们为特朗普前往教堂的行为进行辩护,因为在周末的示威活动中,教堂地下室发生了一场小火灾。“总统在周日晚上看到这些画面时非常激动,这越过了一条可怕的界限,远远超出了和平抗议的范畴,”他的顾问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告诉记者。

但她表示,如何驱散人群并不是他能决定的。“很明显,总统不知道执法部门如何处理他的活动,”她说。

这篇关于冲突的报道是基于记者们在现场的描述、对数十名抗议者、白宫助手、执法官员、市政府领导人和这起紧张事件的其他亲历者的采访,以及《纽约时报》视频调查小组的录像分析。

白宫的早上

周一上午,特朗普与国家安全和执法部门顾问会面,讨论如何应对街头骚乱,他显得十分激动。顾问们告诉他,他不能让国家的首都被攻陷,这其中的象征意义太重要了,他必须在当天晚上控制住局面。

会上提出的建议包括援引《叛乱法案》(Insurrection Act),这是一项已有200年历史的法律,允许总统不顾州长反对,派遣现役军人平息骚乱。

该法案长期以来备受争议。1992年,乔治·布什(George Bush)总统仅在加州的要求下,才援引该法来应对罗德尼·金(Rodney King)暴动。但在民权运动的时代,总统们曾经不顾种族主义州长的抵制,派出军队强制废除种族隔离。

要使用它需要承担极大压力,因此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迟迟不愿援引它来应对卡特里娜飓风,因为他担心这会让人觉得,他凌驾于地方和州领导人之上。

周一,抗议者们聚集在白宫附近。在距离美国民主象征不到1000英尺的地方发生的混乱,让人想起了通常与威权国家联系在一起的画面。
周一,抗议者们聚集在白宫附近。在距离美国民主象征不到1000英尺的地方发生的混乱,让人想起了通常与威权国家联系在一起的画面。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赞同这个想法,理由是他认为这会比调集国民警卫队的行动更快,他得到了埃斯珀的支持。但巴尔和米莱提出了警告。司法部长提到要顾及州权,米莱则向总统保证,他在城中的部队已经足够确保首都安全,并对让现役军人扮演这样的角色表示担忧。

对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多位官员有不同看法,但随着发言音量的提高和紧张局势的升级,讨论变得愈发激烈。

随后,特朗普和彭斯召开了与全国州长的电话会议,总统在会上斥责州长们是“软蛋”和“蠢货”,建议他们“驾驭”示威者。埃斯珀则提到要控制“战斗空间”。

总统激情描绘了国民警卫队进入明尼阿波利斯后的镇压行动。“那真是美丽的场面,”他说。“简直不能更棒了。根本不需要实验。你们不需要测试什么了。”

午间的筹划

联邦政府在华盛顿的应对行动由巴尔负责,各部门也派出了官员、特工和部队来保卫白宫和其他联邦部门,包括特勤局、美国公园警察、国民警卫队、首都警局、烟酒枪支及爆炸物管理局、法警局、监狱局、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以及移民及海关执法局。

巴尔对周末在白宫附近的示威活动感到担忧,这些活动导致圣约翰教堂的地下室出现一场小型火灾,财政部总部大楼也被涂鸦,因此他决定将安全警戒范围从白宫进一步向外扩。

他们调集了增援部队。根据一封标注着“高度”危急的电子邮件,就在正午之前,华盛顿地区所有国土安全调查处(移民及海关执法局的分支部门)的特工都收到了警报,要求做好准备,一旦有示威活动需要前往支援。联邦调查局派出了精锐的人质救援队,这些全副武装、训练有素的特工更习惯逮捕危险嫌疑人,而不是处理暴乱。移民及海关执法局部署了“特别反应小组”来保护机构设施,并随时准备提供更多支援。

但也有一些人不愿意协助。特朗普在与州长们的对话中是如此咄咄逼人,以至于当弗吉尼亚州州长拉尔夫·诺瑟姆(Ralph Northam)得知要从该州国民警卫队调遣多达5000人时,他开始担心起来。他的幕僚联系了鲍泽办公室,发现这位市长甚至没有接到这一命令的通知。诺瑟姆当时就拒绝了白宫。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同样也叫停了国民警卫队开往华盛顿的大巴。

到周一下午,抗议者再次聚集在拉法叶广场北侧的H街,这次是和平示威。乔治敦圣约翰堂教区长、前圣约翰教堂教区长助理吉尼·格贝西(Gini Gerbasi)牧师于下午4点左右抵达抗议现场,为示威者带去了几箱饮用水。和她一起站在教堂庭台里的还有大约20名分发零食的神职人员。

同在庭台内,一个属于“黑人的命也是命”组织的群体正把水和肥皂混合在挤压瓶里,等警察用催泪弹对付抗议者时,可以用它来紧急清洗眼睛。

格贝西说,虽然与警察的激烈冲突偶尔发生,但抗议大体是冷静的。“有几个紧张的时刻,”她说,“但仍是和平的。”

而在附近的白宫里,特朗普提出了步行前往教堂的计划。几名政府官员表示这是特朗普自己的想法;两名官员表示,梅多斯在周二的高级幕僚会议上透露这是伊万卡的主意。这一计划是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一次会议上敲定的,参与者包括伊万卡、梅多斯、总统女婿兼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另一位高级顾问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

在会议中,负责行动的副幕僚长、曾在特勤局供职的安东尼·奥纳托(Anthony Ornato)一度被叫进来,参与协调特朗普造访计划的后勤工作。希克斯设计了整个计划的场面效果。但官员们私下承认,他们几乎没有考虑过一旦特朗普真的到了教堂会做些什么。他们讨论过是否要进去,但教堂大门已经被木板封住了。

总统和他的团队决定,他首先要在玫瑰园发表声明,表达对乔治·弗洛伊德——也就是那位被明尼阿波利斯警察跪压脖颈近9分钟后死亡的黑人——家人的同情,随后,他要采取更强硬的姿态,恢复街头秩序。他要威胁说,如果州长和市长在安保方面做得不够好,他将启用《叛乱法案》。他们告知记者将发布一份声明,但教堂之旅仍是保密的。

巴尔离开白宫去了一趟拉法叶广场,却发现扩大安保范围的计划没有得到实施。他命令现场执法人员要完成这件事,这就意味着驱散抗议者,但在总统发表准备好的声明之前,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了。

周一,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在白宫外。他下达了驱散示威者的命令。
周一,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在白宫外。他下达了驱散示威者的命令。 ALEX BRANDON/ASSOCIATED PRESS

冲突之前

下午5点07分,在白宫西翼和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楼之间的西行政大道上,满载士兵的国民警卫队卡车向北行驶,经过访客入口,驶出大门,右转进入宾夕法尼亚大道。

不久之后,特勤局攻击应对组的两名成员携带枪支和望远镜出现在白宫西翼的屋顶上,监视北面的拉法叶广场。虽然狙击手偶尔会驻守白宫屋顶,但他们通常不会被部署在西翼屋顶上,这一景象令白宫常客们感到惊讶。

下午6点03分,白宫记者团被召集到玫瑰园。在白宫大门外和拉法叶广场的另一边,一些穿着防暴装备的警察跪下了,一些抗议者起初以为他们是像其他城市的警察那样表达声援,但事实上,他们这么做是为了戴上防毒面具。

下午6点17分,一大群身穿特勤局制服的警察开始向抗议者推进,他们爬上或跃过了H街和麦迪逊场的广场边缘的障碍物。官员们后来声称,警察曾三次警告抗议者离开,但即使他们真的警告了,在场的记者和许多示威者也都没有听到。

他们向抗议者发射了某种化学品,闪光弹炸开,骑警向人群移动。听到枪响一样的砰砰声,“人们纷纷卧倒在地,”格贝西说。“我们开始看到和闻到催泪弹烟雾,人们都向我们跑来。”

到下午6点半,她说,“警察突然在圣约翰教堂的庭台站成一排,直接把人都推了下去。”

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弗吉尼亚神学院(Virginia Theological Seminary)的学生朱莉娅·多米尼克(Julia Dominick)曾是一名急诊室护士,当警察向前推进时,她正在照顾一名受伤的抗议者。

“没有任何警告,”她说。“我从来没参加过战争。我从来没中过枪。我从来没那么害怕过。那些枪声和烟雾,将伴随我一生。”(没有任何警察机构承认使用了催泪弹,但现场记者和抗议者说绝对存在某种化学刺激物。)

下午6点43分,特朗普在玫瑰园用7分钟发表了声明,然后穿过白宫,出现在白宫北侧,走出大门,进入公园。巴尔、埃斯珀、米莱、梅多斯、伊万卡、库什纳等人跟随着他,但彭斯和他的幕僚选择留在空荡荡的白宫里看电视。

总统的行动让几乎所有人始料未及,包括执法部门。华盛顿警察局长称他只是最后关头才得到通知。在现场的公园警察指挥官看到总统出现在公园里,和其他人一样惊讶。

等到走到圣约翰教堂的时候,特朗普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摆拍意图——他举起由女儿携带的圣经,随后召集几位高级顾问,在他身边站成一排。他没有发表任何评论,而在达成目的之后,他返回白宫,途中经过一堵墙,上面的新涂鸦写着,“Fuck Trump”(特朗普滚蛋)。

当晚剩下的时间里,警察和其他部队在首都周围追捕示威者,军用直升机甚至在人们头顶低空盘旋,进行所谓的“武力展示”。巴尔和米莱在不同的时间段都曾上街巡视。

周二早上,特朗普开始夸耀自己的成功。“华盛顿昨晚没有出任何问题,”他在Twitter上写道。“有许多抓捕。大家都做得很好。压倒性的力量。统治。同样的,明尼阿波利斯也很伟大(感谢你,特朗普总统!)。”

周二下午,抗议人群又回来了,而且规模比之前更大。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