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c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14日 13°C-18°C
澳元 : 人民币=5
墨尔本

王国忠每周政论:再评当今澳洲华人社团 (上)

1个月前 来源: 王国忠 评论0条

image001.jpg,0

“其实这种现象在各族裔社群也有,但论泛滥及夸张的程度,华人社区绝对是首屈一指。不论是为争取本地政要出席活动或外国政府的认可,部分社团总是不遗余力、各出奇谋、明争暗斗,以及本末倒置地去争取”

“其实每个社团的创立均有其原意,我们很难批评说这个原意比那个好;只是客观地说,但这类型的社团泛滥,反而令社团的地位、影响力和声望大大降低,形成了社团的数目虽然多了,但影响力却节节下降的怪现象。”

华人社团历史悠久,我一直认为社团的设立和运作,对社会和我们族群本身很重要。这数十年来,我对社团认识算不少,社团除了团结社群,同时使我们族群发挥应有的影响力。

ERNEST HEADSHOT 2018.jpg,0

本文作者,王国忠议员

自小与社会团体结缘

从中学开始,我一直参与不同的组织和活动,包括学生会和不同的学会。之后来到澳洲读书,我开始为文华社负责不同的康乐活动,也有搞英语班,教长者应付日常英语。

在我未参政前,早与社区关系密切;也因为与社区密切的关系,最后才加入政圈的。

在我的政治生涯中,与不同的社区团体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关系,多年来我不断参与和支持他们的活动,也曾协助有志者成立团体,让不同团体之间增加沟通,甚至结合,取得更大的成功。

有时候,我也会协助一些团体登记和配合法例的要求。从市议会至州议会,我一直有协助不同的社团申请,并协助他们按照规定定期作出汇报。

记得有一次,有传媒质疑为何我会协助一个团体作出登记,其实我一直如此。

社团新面貌

追根溯源,社会对社团组织的需求殷切,多年来社团的变化也很大。

我曾写过关于澳洲华人社团的兴衰历史,因篇幅所限相当简短。与从前比较,现在我们看到一些新社团的新面貌,到底是否有利于我们华人社区?或者是否符合华人社团应有之架构或精神呢?

我们回顾华人社团,当中一些历史悠久,已经有过百年的历史;大部分位社团,历史由二、三十年至四、五十年不等。

当然近这十年出现了更多类型的各式团体。

社团的成立要有清晰的目的,例如在歷史上,不同的社团以服务乡亲为主;故早期的都以同乡会居多,后期则有不同的专业及行业团体,首先出现的是农业协会及餐饮业者联会(以当时华人从事的行业为主)。之后陆续多了一些专业人士团体,如医生、中医、牙医,律师组织等等,加强业界沟通和代表业界的声音。

第三种,就是服务社区,为华人提供不同的服务,例如华人服务社、特殊儿童服务中心、更生会及各高龄宿舍等。这个类别社团当中,也包括了以筹募善款为主的各团体,如华人公益金、慧贤会及各狮子会等。此外,不容忽略的是以华人历史文化为核心的会社,例如澳洲华人历史协会等。

近年最常见的,包括以推进两国关系友善为目的的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冒起,其实以政治或国际关系为目标的组织绝对有存在价值。不同国家在海外也有同类的组织。

华人社团历史有功

以乡情为主的团体,歷史悠久的如洪门致公总堂、要明同乡会、四邑同乡会,东莞同乡会、增城同乡会和中山同乡会等等。这些社团创立的时候,资讯和交通未有今天般发达,来到澳洲谋生或定居的华人缺乏渠道寄钱回家,也缺少途径与家人通讯,因此华人需要通过同乡会结合力量,处理各式各样的事,包括红白二事。

这些团体建立了澳华文化历史,建立了华人在澳洲社会不可代替的地位,他们建庙宇和宿舍、保存节日传统、回馈家乡(特别是中国积贫积弱的年代), 为澳洲的多元文化奠基。

这些团体进而推动澳洲政府改变决策,如当年政府有意增加农业税,结果在要明、四邑同乡会及农业协会联手下,华人农民举行大罢工迫使政府放弃加税。

这些团体甚至影响国际局势,例如中国辛亥革命废除千年帝制,澳洲洪门致公堂出钱出力,不遗余力,也是有历史明证的。

对于这些同乡会多年来对华人社区作出的贡献,我深感敬佩。

至於专业人士的协会和以服务社会为目的的组织,实於近代才开始,因为组织者多为专业人士,有操守、组织和财政上的严谨,并按照政府需求服务有需要的对象,例如不同的护老院组织,非常值得我们支持和协助。

社团争取官方认同:坏事好事?

其实社团争取各界认同无可厚非。若社团由上至下為社员付出,用成果去争取认同,并争取更多资源服务更广大的民众,我是百分百支持和鼓励的。

本文想讨论的,就是当今部分社团為争取官方 (包括国内外)认同、为提升部分人眼中的所谓“社会地位”和“影响力”,对官方趋炎附势的趋势。

从早期台湾经济起飞开始,到近年中国经济开放,两岸均会争相拉拢社团,很多时会邀请不同团体的“领袖”回去访问。因为有了政府的支持,团体获得的资助多、获得接待的规格高,令很多社团趋之若鹜,令本来的好事变成坏事,衍生大量的社区内斗和社团内讧,对华人社团的名声打击深远。

其实这种现象在各族裔社群也有,但论泛滥及夸张的程度,华人社区绝对是首屈一指。不论是为争取本地政要出席活动或外国政府的认可(此情形竟被视为实力的表现而完全忽视了以服务成效为目标的指标),部分社团总是不遗余力、各出奇谋、明争暗斗,以及本末倒置地去争取。

慢慢地,很多组织者为了不单纯的目的争相成立社团,为的是提升个人的“社会地位”而増进自己的利益考虑。

其实每个社团的创立均有其原意,我们很难批评说这个原意比那个好;但只能客观地说,这类型的社团泛滥,反而令社团的地位、影响力和声望大大降低,形成了社团的数目虽然多了,但影响力却节节下降的怪现象。

虚与实之间

这是虚与实的分别。

这裡的实不是指财力。当然我并不否定一个社团的稳健财力是实力一种,但更重要的是社区组织本身很多具有意义的活动和工作,并不是单靠钱就能堆砌出来的。要真正有建树,需要有组织者和志愿者孜孜不倦的长期付出。

缺乏由人和心志打下的稳定基础,那么就只剩下虚:虚张声势、歌功颂德、流于表面,在社会和政治上都留下极坏的影响。

这个议题还未讲完,下文再续。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

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电话: (03)9448 8479

联系邮箱: info@meltoday.com